ag贵宾厅官网注册|官方

首页 >> 他山之石 >> “希望建立一个体系,让律师监督法官”

“希望建立一个体系,让律师监督法官”

发布时间:2014-09-12 14:53:59   来源:南方都市报   作者:陈海燕 林军明  

  “希望建立一个体系,让律师监督法官”
  惠阳法院新任院长万翔首次邀请近30名律师提批评意见,并认为律师对法官6年来零投诉,是因律师怕当事法官甚至法院报复。
  作者:陈海燕 林军明
  律师们没有投诉法官,并不等于我们的法官做得很好,没有任何问题。事实上,律师有顾虑,他们担心投诉法官之后会被当事法官甚至法院报复,他的投诉是有风险的,所以他不敢投诉。———惠阳法院院长万翔
  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监督体系,让律师监督法官。只要法官有不当的行为,你们可以随时向惠阳法院反映。———惠阳法院院长万翔
  南都讯 4月11日下午2点半,惠阳法院院长万翔主持召开惠阳律师座谈会,近30名律师应邀出席。这是万翔正式上任以来第一次公开主持召开会议。座谈会上,屡有律师“放炮”,火药味颇浓。万翔也直言称,“我今天就是来听批评声音的,尤其是要听批评我们法官的声音。”会上的焦点问题则是律师与法官如何协调、沟通。有律师说,“新官上任三把火,这可能是新院长上任的第一把火。”不过,律师们普遍认为,新院长上任,作出表态“惠阳法院在他的主政期间,办案一定会相对公平”,是十分适宜的。万翔做出承诺:“我相信,今后外界对惠阳法院、法官的评价一定会越来越好。”被外界称为学院派院长、自称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惠阳法院新掌门人,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,就提出“让律师监督法官”的建议。他,将给惠阳法院带来怎样的改变?
  表态:律师要提出批评性建议
  本月初以来,惠阳的6个律师事务所近30名律师陆续收到惠阳法院发出的邀请函,刚刚履新的惠阳法院院长万翔将邀请这些律师代表参加座谈会。邀请函上注明:“本次座谈会,惠阳法院不要听表扬的声音,要听批评的意见。”一名受邀律师说,“新院长上任后,我们还没有见过他,但以后打交道的机会很多,平时我们也很难和他单独沟通,这是一个很好的沟通机会。但我们希望会议能够推动惠阳法院和律师们之间的沟通,而不是一个形式。”显然,大多数律师对座谈会充满期待。不过,惠阳法院法官没有参加此次座谈会。
  11日下午2点30分,阴天,近30名律师聚集在惠阳法院10楼会议室,会前的气氛有些沉闷。万翔坐在圆桌会议的中间,坐在他旁边的是惠阳法院纪检组长杨剑霜。因几天前感冒了,万翔时而咳嗽,声音低沉,脸色憔悴。他笑了笑,“我今天主要把我们法院的纪检组长叫来了,就是想听听律师们的意见,尤其是批判性意见。你们的意见,杨剑霜会一一记录下来。你们每个人有5分钟的发言时间,发言要直奔主题。”
  律师发言开始了,一名律师发言前表扬惠阳法院的办案效率和工作作风时,立即被万翔打断,“说问题,不要说客套话。”
  现场:多名律师炮轰法官
  万翔表态之后,律师们的发言显得踊跃而大胆。其间,最积极的律师是钱先生,他说,“惠阳有的法官不仅办案水平一般,而且有时故意为难律师和当事人,甚至有的法官还存在吃拿卡要的现象。我之前也和法院领导沟通过,不过效果不明显。”
  接着,一名马姓律师说,“有些法官会给律师穿小鞋,例如法院判决书下来之后,主审法官会把判决书发给当事人,但迟迟不通知律师。律师后来会被当事人质问,‘为何作为代理律师,竟然不知道判决结果?!’”
  另一名律师则抱怨,“很多案件,明显是可以立案的,但主审法官不予立案,也不作出解释,也没有发书面函回应。”
  也有律师抱怨惠阳法院办案效率不高,“我有几宗惠阳法院的案件,折腾了4年多,开了很多次庭,重审了几次,但一直没有判下来。最后法官建议我们撤案,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”一名律师如是说。
  回应:6年无投诉是因律师有顾虑
  听完律师们对惠阳法院法官的意见,万翔要求杨剑霜把律师们提到的案件以及对法官的意见记录下来。接着他问杨剑霜:“我们这些年接到律师对法官们的投诉有多少?”杨回答说,“6年来,没有一宗。”
  万翔沉下脸说,“作为一名从事多年法院工作的法律工作者,我也知道,律师们没有投诉法官,并不等于我们的法官做得很好,没有任何问题。事实上,律师有顾虑,他们担心投诉法官之后会被当事法官甚至法院报复,他的投诉是有风险的,所以他不敢投诉。”
  “所以,我今天要向各位表态。我们欢迎律师们对法官的投诉,包括工作态度、办案水平、廉洁问题以及生活作风等各方面。只要有投诉,我们一定有回复。也请你们相信我,我一定会秉公办理,我也保证法院、法官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  他建议,“希望能够建立一个监督体系,让律师监督法官。只要法官有不当的行为,你们可以随时向惠阳法院反映。”
  会议结束前,万翔向律师们作出承诺说,“我相信,我在做院长期间,惠阳法院的办案环境一定会越来越好,办案会相对公正。而且,外界对惠阳法院、法官的评价也会越来越高。”
  会后,一名律师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,“这样的会议还是比较有意义的,首先,律师们有正面接触新院长的机会。而且,新院长作出了一个表态,证明他是想对法院存在问题做出改变。”也有律师说,“让律师监督法官的建议可能推行起来比较难,因为双方有很多官司联系在一起,难免有利于牵扯,律师批评法官难免会有顾虑。”
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则认为,“作为法官,我们有一定的审案权力,我们愿意接受各方面的监督,包括律师。不过,我们的权力也是有限的,有些案件怎么判,并不是法官说了算,也要请示领导。另外,很多案件不仅需要考虑司法效果,也要考虑社会效果。因此,我认为如果一宗案件的判决、执行遇到了问题,不一定都是法官的错。”
  对话
  “律师是监督法官最合适的一个群体”
  南都:今天的座谈会,律师们还是提出了很多意见,也有很多声音,你觉得意外吗?
  万翔:我就是想要他们提意见。我到惠阳时间不长,很多情况不太了解。我希望律师们指出更多的问题,我们看到了问题,才知道怎么去改变。
  南都:你提出让律师监督法官,是打算在惠阳法院作出改革吗?你期待什么样的效果?
  万翔:也谈不上改革,只是想用实际行动去改变一些不好的东西,让它变好。至于效果,我们也不能确定。我们虽然表态了,但律师不配合怎么办?他们有顾虑怎么办?所以,我们还是要用实际行动去打消他们的顾虑。
  南都:有律师或其他人质疑,让律师监督法官不太符合实际,也有人提出应该由媒体或人大代表等监督法官更合适?
  万翔:律师是和法官打交道最多的群体,他们也最熟悉法官,他们掌握的情况也更多,媒体和人大代表也可以监督法官,但他们毕竟离他们太远,很多情况不熟悉。当然,也可能有律师与法官合作甚至勾结牟利,但一方律师这样做了,另一方律师就可以提出异议或者进行举报。所以,我认为律师是监督法官最合适的一个群体。
  南都:那么,你到惠阳法院一个多月以来,认为现在遇到最大的且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?
  万翔:我觉得还是效率的问题,现在群众也希望法院能够提高办案效率。目前,无论是法官办案、还是案件的执行,效率都不高,我们要着重强调法官们要提高办案效率。
  速写
  “我要去改变,让惠阳法院变得更好”
  今年44岁的万翔身材高瘦,头发大部分已经发白。作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高材生,毕业后就来到惠州法院系统工作,如今已走过20多个年头。万翔是典型的学院派院长,科班出生,喜欢看书写文章,他不仅是惠州学院法学院客座教授,还是“博文读书会”的组织者。3月21日,万翔上任不久,就在惠阳法院举办了一次博文读书会沙龙。
  万翔的大学同学李先生说,万翔爱好广泛,不仅热爱阅读,而且是一个音乐爱好者,曾是大学乐队的鼓手。
  走进万翔在惠阳法院的办公室,案前摆着一本厚厚的法学着作。“我的父亲是军人,我受他的影响比较大,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很多人是理想主义者。”万翔语气缓慢,面带笑意。他话锋一转,“所以,我有时也会有点焦虑,因为现在很多事情并不是很完美。例如惠阳法院,我觉得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变。100多个法官,很多人不是法学专业毕业,办案水平参差不齐,甚至整个队伍不可能是完全纯洁的。当然,我要去改变,让他们变得更好,让惠阳法院变得更好。”
  这个颇具文人气质,浑身散发着儒雅气息的惠阳法院新掌门人,将会给惠阳法院带来怎样的改变?
  本版采写:南都记者 陈海燕 南都制图:林军明
  它山之石来源:http://epaper.nandu.com/epaper/J/html/2014-04/14/content_2192678.htm